开心论坛

螺丝刀的故事

[ 425 查看 / 0 回复 ]

螺丝刀的故事


话说上次在4S店保养车时,我乘机请教恩师一些问题。其中主要的问题是:我感觉到前一段因为自己小我执着有所放下,不仅身心灵愉悦平和,而且很多疑问是一片一片地自动掀开,好像时时处处周围的事物都是在给自己解悟问题或者印证答案,有时都有点恍忽,不知是不是在梦境,有时还得确认一下是在北京还是天津。师父也给印证了是正受。可怎么好景不长,这没过多久感觉又转到阴面了,又被卡住了,怎么放也放不下,掀也掀不开了呢?问题出在哪里呢?师父说,你就欠缺对自己狠一点。说实话当时感觉有点尴尬,似乎小我已经意识到了这次又被师父揪住了。师父说,走,看看车去。这一看车,我不禁惊喜,这位小师傅可真是少有啊,他竟然把机盖下那些脏兮兮的发动机管道电瓶什么的统统给擦洗的亮哇哇的。师父也笑笑,然后让他帮忙把一条不用的旧导航电源线取出来。以前是让我取过的,可是我不懂车的构造啊,努力了半天,还是没取出来。我也知道肯定就是金属头那里被卡住了拉不出来,可就是没办法取出来,我不知道那些内饰板哪里能打开,怎么打开,更不敢硬来使劲撬哇。眼看着人家小师傅伸手拿过改锥,咔咔咔三下,直接把挡板撬开了,果然是就卡住那一点!这么简单啊!几秒的事儿啊!我可是费了半天劲,抠的手指头痛也没拿出来啊。师父说,“看到了吧,你就欠缺这一点,对自己狠点。你看看他叫什么名字?”是啊,我看其他人的工牌都很清楚嘛,能直接看到名字,这小兄弟的名字是看不到的。我凑到跟前仔细瞅,哇!好惊喜,“史可心!”






当时也没想怎么他个男孩叫个女孩名字,只是觉得心被撞了一下。师父让我们加一下微信。这一加,我得激动了,猜他叫什么?我跑去跟师父说,师父师父!他为什么叫“一点”呢?师父哈哈大笑,“你就欠缺这‘一点’嘛!对自己狠一点!”



  回五洲道场的路上我一直絮絮叨叨不停地跟师父讲着参到的东西,不是我想说,而是脑海里如同电影快放一般不断地掀着画面,经历的事情不断地快速翻过,都直接给出答案。其实世间所有的一切一切的相,化生出来归根结底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人起道心大出离心,发愿觉醒的。但很多时候,我们遇到事情并不会直接抓住这个答案,就是因为小我的作怪,护短,强化自我。而此时,以前经历的一些特定的事相在集中显化,我意识深处是抓着觉醒这个根本在看这些画面,中间的过程答案非常明晰直接显现。比如,我看到多年来,遇到这个事那个事,都是自己先抱怨,抱怨别人,抱怨外物,从不想是因为自己未了化生的。原来是自己喜欢护短,护短是因为自我意识强傲慢自大,傲慢是因为人欲未泯。人欲可以表现为各种形式,比如功利心好胜心,而功利心不仅仅是对名利声色的追求,甚至是喜欢听好听的话,喜欢得到别人的认可都是功利心的显化。以前师父问我和妙因姐你们的功利心真的都了了吗?记得我们当时很不服气,我们是真的不想追求世间的那些东西呀!当时好长一段时间我脑袋里不断有心音引导自己去体会,直到一天恍然印证了名相之外的功利心含义,才真正认识到自己这个问题。现在又和这些印证连成一片了。“离欲寂静,是为最胜”,果然是关键。人真正清静了,由人欲化生的小我才能化灭。我脑子里也显示自己清静时从内而外的宁静祥和情形,那时候没有烦恼,没有抱怨,只有对外界人事物发自内心的爱与呵护,就想倾尽所能地去关爱他人,丝毫不在意自己。那才是自己真的想时时保有的状态。我也知道多年来师父师母教我们的很多东西我都是在吃夹生饭,都是要在以后的生活中慢慢去反刍消化的,看来这次又能吸收不少哦。欣喜中却忽然感觉自己像个什么灯笼已经被挖的到处是窟窿了,就剩一点骨架支撑着,现在还能看到那个画面。我跟师父说,哎呀,真是的,越看自己毛病越多啊,真的到处是窟窿,一无是处啊。师父笑着说,“也不能那么说,要补的是自己的短板,该认可自己的地方还是要认可。既然到这个点了,那该去找师母发个愿了。众生最后都要归于一真法界。一个人要成就,必须要具备三个力:一是愿力,接通累生累世的修为,今生修到一定点时,会有大愿力出来,就愿意去利益他人。二是众力,累生累世在世间积功累德,积到一定量时,大家都愿意你成就,你就拥有了众力,此时你对道的信力也会由净信正信向至信升华,那么神乃众愿,下一步就能感召佛力加持,没有佛力加持,任何人都是不可能突破的。”师父说,世上万物唯有道不能强送于人,所以只有你的道心信力达到一定点了,才能感召佛菩萨给你最后的加持,这一压,你一下子就突破了,才知道哎呀,原来世界真的是多彩的呀,真的如鸡妈妈所说啊。”我不停地点头应着,正好我今天的感受也使自己更加印证到了多年前恩师所言,师母是来检验大家的,师母所代表的道的另一面对我们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检验夯实,把不实的虚的地方再合实。我跟师父说,前两天那居士让我在佛舍利前发愿,还要发大愿,越大越好,可我真的见到了佛舍利,我却怎么也发不出来,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还不如去对着师父师母发愿呢。今天师父就允许了,真是好感动啊。回到道场,在师父和妙因、心彩霞两位师姐的见证下,我以无比庄严的形式向清静慈爱的师母发愿:我要大彻大悟,真正利益三界十方一切众生!自度度人,自觉觉他!师母开示说是信力,必须信力到那个点了才能从心底发出大愿!






我们三个人都感动不已,妙因姐还提醒我一定要收好那条线,说它能让你觉悟比作个电源线的意义可不知大多少呢!我不禁佩服她的道心,赶紧依言收了起来。



  晚上我们赶回了北京。心雪辉师姐和心诗雅小朋友早已恭候在海棠湾,但行李不多就没让她们来接。彩霞要等心赵明来接她,我忽然感觉不忍心让她一个小姑娘大晚上一个人站在那儿等,就留下来陪她,今天的洗心起作用了,这要在以前,我肯定不管她直接就跟着师父师母回去了,今天这一想,自己真是欠缺慈悲心呀。我请师母和师父先回道场。师父走两步又转头笑言,哎,我手上的东西太轻了,还有什么东西我可以拿。咦?师父好象从没这么说过啊,我就想了一下,我行李什么的也不可能请师父拿啊,电脑应该可以吧,就把电脑交到师父手里。师父两手都有东西了。师母就拉着行李箱走了。这真点点滴滴都不是巧合。之后的事情就是听师父师母说的了:雪辉娘俩早就在道场里了,师父也先进了道场,只有师母因为拉着箱子,进门时没摆好没进去,调整了一下角度,原来是什么东西卡了一下,师母一脚正好给踢了进来。这一看是个大改锥,就是螺丝刀嘛。雪辉说这是她庆姐的螺丝刀。师父说,这就是晓庆的螺丝刀。呵呵。当我把螺丝刀拿到手里时,再次被震撼。第一念就是“敲鼓鼓响,筛锣锣应”了。道者无心,本与天地自然相合。平常见证师父言行的多点,见证师母的这种显化,十年里我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在自己修行处于关键点上时。尤其是今天,我很清楚自己是在什么状态。师母的显化,一方面就是给自己印证发的大愿天地应了;另一方面道者无心,本与自然一体,开心大家庭里是慈父严母,既然师母是来检验我们的,那这把螺丝刀也让我更坚信了哪有什么委屈伤痛,都是天假人手来夯实我们的,人世间检验我们的事相都是天地因我们而化生的。是众生的业力习性化生必须要以这种力量来检验才能被夯实,如同学校用考试检验学习效果是一样的,那还有什么委屈,还要抱怨谁呢?能被夯实真的是大好事啊!师父多少年前就讲过,谁能得到师母的检验和认可,那就真的有福了!事实也真的是,不说别的,真能通过检验和师母的信号对上时,我体会过那是一样瞬间有能量的传递的。所以师父师母的加持无处不在,就看你能否从深层意识处对得上号。正如恩师所言,我修理你调整你是你的需要显化,不是我的需要。我瞬间感觉自己内心的一些冰结也在解冻了。以前的许多所谓的委屈抱怨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缺乏慈悲心缺乏感恩心只在意自己的感受而化生的。仔细看螺丝刀,当然肯定不是我买的,呵呵,这真是一把好螺丝刀,上下浑然一体,紫红色的柄,一看就非常结实。






师父让师母用它先给我有相地紧紧螺丝。师母用它在我肚脐眼上轻柔地转了九转。我真的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无以言表,唯有虔诚地礼拜了师父师母。师父说“收好吧,这是你的法宝啦!不是开玩笑,这真的是法宝哦,你看以前神仙都有法宝的是不是?以后你修到与它心神合一时就知道什么是法宝啦。收好吧。”



  下边就是螺丝刀——我的法宝是如何“小试牛刀”的啦!呵呵。



  师父说,来北京敲天鼓,鼓已应锣已响,梨园班子搭起该唱戏了,嫌戏台不够大,天地给造了个“八里台”,五洲道场早放在那里了。海棠湾也已经发挥了它的作用,借助它的气息,师父在德州借助德州人的憨厚实在破译了此劫人类太极向无极转换的关键结点,《心印德州》开示会让无数人看到光明。师言以后来北京就是应众生之请,看众生的虔诚心啦。正在这时,心永辉师兄一句“我也有师父”引来的心张凡师兄,听师父两次课就举家到岚山过年,跳龙门,多年的修为更令他深信这位师父就是最终能带他真正彻底觉悟的师父,他说不知自己修了多少世多少劫才能遇上这样的师父,一心要跟着师父修行;他一直希望能恭请到师父师母住他那里,通大家园。






师言,通大一方面意示敲天鼓有应,一方面人得一为大,通大意示到了人类真正归于大一统回归本来的时候了。还意示通州过渡到大港,五洲道场高层度高层的时候到了。最关键是,通大家园是中国烟草总局的住宅小区。十几年前就听师父说过,老师父说,等你能真正接受香烟的时候,你就该走出来了。这下师父师母要直接住到烟草局了,窗外就是烟草局的物流仓库。师父师母一搬来,这烟草局就赶紧把仓库墙刷成阴阳色,这又在维护住宅楼了。真是配合的恰到好处呀!师父就是在那里随手拍出那张带天眼的照片。






张凡师兄原本就严格持戒,家里非常干净,为了迎请师父师母又自己把房子全部彻底清理,尽量地腾空家具。他家里的家具都是不错的实木或者藤制,我也想顺势给师父师母都换上新的用具。海棠湾的家具因为是租房,也没买什么品质好点的,有些甚至还是在远见名苑时就用的二手货,还待修理的,有时打扫房间时,也很心痛师父师母,只是知道道者不会为这些外物束缚,所以师父师母不提也不敢说换。这次该顺势换了吧。师父师母也说过两次只要佛龛和一个鞋柜,其它不带了。可没想到,等搬家的时候,师父说,有人要留着,说要进开心博物馆,就随这个缘,都带着。我晕!天天说过而不留,现在要这一大堆的破烂,可怎么往张凡家里塞呀!我问什么,师父都说先别扔,带过去往里放放再说。这下我的执拗又起来了,为了不闯祸我干脆埋头干活尽量少说话。幸亏我不知道妙因姐辟谷把她也召来干活,还有雪辉、彩霞、心蓓她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收拾着东西。最后只剩堆在我房间里的,无处落脚到足以再充满一房间的东西了,主要是书。我心里感到憋屈的很,但也得面对现实啊。先把螺丝刀拿出来,转来转去没看到合适的地方,又怕别人不知道真当普通工具拿去了,还是放在包包里。然后,就开始给自己紧螺丝了。我平时不太喜欢用脑子刻意地想什么,因为我知道表层意识是不可能解悟深层意识的,真正的参悟应当是净虑正思维,是静到一定程度后,深层意识和本有智慧的流露,有点万籁俱寂,诸法皆空,人处净虚空中的感觉。当然可能每个人的感觉有所不同。此时面对着一屋子的东西,师父几次看看说就等我这边归位了,我就装了螺丝刀这一念,告诉自己师父是不会错的,不相信师父的安排是道心不坚定,先赶紧静下心来认真地把东西收拾好。晚上打坐时把螺丝刀拿在手里,很快静下来了,问题的答案就出来了。既然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为了让人觉醒的,那么师父这么做一方面是尊重每个缘,但肯定也是为了点化我们的,又岂是那件事的本身呢?桌椅板凳的好坏又怎会放在道者眼里?既然道是立体的,那在我修行的这个点上,又焉知不是让我放下执着的呢?想想看其实也没什么啊,如果自己不执着,师父师母可以欣然接受的,我更可以接受啊,那这些东西怎么能干扰到自心呢?那我为什么会烦恼呢?其实只是因为放不下自已的想法,一心想按自己的想法来,所以不去体谅别人的想法,更别说理解了,这是典型的小我做功,小我需要外在的事相不断地喂养它强化它!背上汗出,自己的烦恼还是来源于自身啊,还是因为太在意自己了!也是因为自己真的缺乏大爱心慈悲心!境中忽然出现十年前的镜头,在被师父师母几次揉面饧面后,一日清晨手拿笤帚扫岚山道场的院子时,一下子进入万籁俱寂心地澄明的一个场中,知道了人来这世间就是为了解脱而来,原来造化就是这样安排的。自己拿着笤帚呆呆地站地当院,师父叫我进去。当时师父坐在马桶上,还有行一姐和净喜师兄在场。师父说,今天早上有个家伙终于放下了很多东西,明白了人是为了解脱而来。但是,师父对着我说,可以说你放下了许多,甚至是绝大部分,但决不是全部。否则我现在就要让他俩礼拜你了。现在想起这个画面,我哭笑不得。还是想哭吧。原来,就这一点没放下的才是关键,是自已小我没有放下呀!怪不得一直以来不断地印证只有无我才是得证菩提的关键,却总是不能做到,就是欠缺对自己狠一点,就是不敢向自己开炮!有时明明知道是自己错了,还要回护,真的是耍无赖,师言岚山土话“拉裤子盖脸”,说的真是形象啊!因为习惯了在家里姐姐弟弟一直都让着我,在道场跟师兄师姐相处也任性执拗,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的争执是因为我的欠缺耐心和自我太强而造成的,一有不顺我心的地方我会全面展现在脸上嘴上,其实妙因姐也一般都是让着我的,起争执是估计也到她的临界点了,被师父催化一下,一般很容易到位的。哈哈哈。行一姐就更别说了,她对我的包容和关爱令我非常感动。元因姐说我象只小刺猬,也挺形象的。我当时就是那样。这么久了虽然也一直努力想纠正自己,但习性还是“屡犯屡忏屡忏屡犯”。是因为老是给自己留点余地,拐弯抹角地要再护护短。现在想都不用想,答案就是明摆着的,这虚空中可没人逼你认错也没人跟你争辩。该怎么办呢?该怎样对自己狠点呢……困了躺下就睡,睡着好象还在想怎么对自己狠点。睡觉前还不忘把螺丝刀放在身边,左放放右放放,终于放在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睡的中间还不时伸手摸一下。白天写材料没时间,到了晚上我再拿着螺丝刀打坐。渐渐入境。本以为会顺着昨晚的问题再深入,但境中先出现了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画面,扎两个小刷子,做做这个做做那个。我忽然意识到那是我,画面就变了,变成一个坐着的能自己做动作的小婴儿,紧接着变成一个刚出生的,红红的满脸皱纹闭着眼睛,嘴巴还在动的小婴儿,又变成一个团在一起的,就是我们常见的母亲子宫里还未出生的婴儿,然后就是不成型的坯胎。我好奇地想,真能让我看到自己从哪里来的吗?下一幕似乎坯胎放射出光,其实是光凝结成坯胎,然后在光上飘浮着一团气。我明白,我的本源真的是光,那光宁静祥和,既不刺眼也不奇葩。是欲气凝结化生的肉身这个我。这印证了在车上我自己翻腾的结论,人欲未泯而导致傲慢自大自我执着。当我把这些讲给师父师母听时,师父给我印证了这些不是妄念,是修到这个点了造化给显化的。师父说,就是这样,生命的本源是光,但这劫人类是欲望化生的,想要自己去除欲望是不可能的,而且还会愈陷愈深。必须要有得道的高师引导指点你慢慢转化,当修行上越来越尝到甜头时,自然而然会向内找而不向外求;精气神具足后性能量可以用来提炼金丹,欲望才能转化,外物才干扰不到你。我想起师母多年前就经常告诫我们,是因为我们内在未了,外道的力量才能借助我们自身的气息干扰我们。如果我们彻底了了,四大皆空,那外道自然不好干扰的。所以烦恼来了千万不要怨外缘,强化自己的心力定力才是关键。



  之后的几天里我不断地在生活中印证着自己的烦恼和错误是起源于执着自我,是小我在不断地做功。只要是遇事放下自我时,都不会起烦恼,都会欢喜地接受师父批评,开心地合于大众。再捡主要的三点印证分享给大家。



    第一点是我不知道妙因姐这段时间在辟谷,也把她召来干活儿。我感觉到她的变化真的非常非常大。一切落定后,她就说该回天津道场了,我感觉到她似乎很享受现在这种清静参修的味道,很是羡慕。别看我俩以前总爱顶牛,但有时也会好的形影不离,我很佩服她的道心,跟她在一起总是什么事也往道上领悟,俗缘非常少,所以我感觉不浪费时间。我留了她两次可她还是回去了。师父说,她这次走不同于以往,走的干脆利落不带粘缠,说明越来越清静了,杂念越来越少了,在往里用功了。就是上次丢弹力球真受益了。相信她也会不吝分享给大家的。从妙因姐这次的突破来看,就是由于认识到了自我傲慢放下小我带来的收获。原来我们做的是同一道题哈。为她高兴也为印证了自己所学而开心。



    第二点就是张凡师兄家里一台破电视,据说是他先作了表率,儿子成功效仿造成的。他想换掉,雪辉和我说先别换,在师父手里这可能变成宝贝。我知道师父曾经借助坏了的电视屏幕点化过大家。果然,师父让大家看电视,借助这坏了一片的屏幕点化大家:坏了的地方没办法灵动的,无论信号源传来什么,它那里就是一片黑。就有这点执着,永远也无法播放出正常完整的画面。同时也看到了,里面的信号源是不受影响的,执着再大,不会影响信号源的播放。


于是我那几天常常在做事情时,脑子里突然就出现那个黑斑,执着,我就告诉自己,它不会影响佛性作功。可它明明会影响佛光外射呀!再拿着改锥参悟时,真的觉得脑袋里那黑斑腻歪死了,真想给它撬下来。执着太可怕了,怪不得世尊说众生若能离妄想执着都能证得圆满。但还是感恩黑斑,让自己立体地看到执着的问题。一下子若有所悟,只有对自己狠点才能放下执着,要想真放下执着就得对自己狠点!



    第三点也就是我进一步参透些东西的第二天,就发生了彩霞跟师父闹着要找老贼的事。其实也是她多年的努力终于积够了量,能够得到师父真正的动她心的修理了,毛病显化出来真的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呀。听了她的哭诉,我颇有些感慨,环顾左右相信现场大家也是同感。真的是“烦恼起于自身  莫要怨天尤人  一朝明白事理  天天快乐开心”啊!师父的慈偈真乃至理也!同样的事,不同的心态,感受到的就是不同的东西。现在她的功课还没有做完,相信她做完功课后也一定会有所突破的。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当时震撼我内心的细节:彩霞第一次被师父叫出来后,和刚来的同因师姐同时往厕所里挤。师父一下子抓住了这个禅机,说,无论为什么你俩同时抢厕所,就是在告诉你厕所的重要性,什么哪个又给你使绊子,有时候外在的事情是天假人手来考验你扩你心量的。彩霞分辩说,“我以为她是为我开门的”。没想到师父却说出了我听着简直是石破天惊的话:“这就是你的老贼!看到了吧,你太在意自我了!这就是你的老贼!你的老贼就藏在你心里!”真是五体投地地佩服道者的妙观察啊!我们听着这话只知道她是护短,因为谁都走过这路。但没细想这句话所反应出的下意识是什么。她非要找老贼谁知师父一下子就把她老贼给演化揪出来了。这才是“施菩提甘露  演如来妙法”啊。怪不得在那个点上要让彩霞出来,就知道她细节上一定会露出马脚啊!这么说彩霞也是做一样的课题,认识小我,放下自我。无它,唯执着耳!看来,不只是我,大家都该对自己狠点了。呵呵。



    道者演化还在持续,大家受益的同时,其实我感觉也是在一次次给彩霞提示。第二天听说同因姐他们都没喝过道场的禅茶,师父又引导我们喝禅茶。大家在体味了敞开口学习和遮遮掩掩地护着自己用小口学习的感觉后,我们分享了这次岚山交流活动的感受,大家都很欣喜。之前也有些同修跟我分享过,感觉这次活动虽然没有刻意地明确安排大家谁该干嘛,义工们都只是泛泛一指,其实大家谁都干的比纸上写的多的多。这简直就是应了师父对大家的要求,开心团体之内,应该是靠大家心与心完全地相通来默契配合,而不是靠规章制度。只要大家都放下自我的执着,就会一心利益大家,有着共同目标就好相通相应。大家都非常开心,彼此之间不计得失的种种默契完美配合,也着实让大家自己感动了一把。其实我接触到的嘉宾们回馈也是一样的,都非常感动于大家的行为。但是彩霞为何却感觉到大家没有好好配合她的工作而委屈烦恼,答案是一样的,太在意自我了。所以不能敞开心胸学东西,施者累受者也累,更重要的是,很难从周围从大众身上学到东西。而大众配合道者演化给予我们的正受,真的是非常非常能令我们受大利益的,那是真的合众之力能撞击我们心灵的。我想这应该也是恩师让我们拜师先拜四方众生的初衷之一吧。我最初体会到大爱做功的美好祥和,就是在与大众的相融相和中,从那时起我就一心想使自己能长期保持那种状态,那真的是太美好了。虽然因为我执太重我肯定一下子很难做到大我做功,但我目标是很明确的,一直是努力想放下小我真正进入无我的状态的。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恩那次经历。但如果我们不能放下自我敞开心胸,万事入眼就都变了味儿了,是因我们自身的黑斑而变味,那就不是“般若味重重”让你嚼的不忍释口啦,而是“烦恼味重重”让你越嚼吧越烦恼了。哈哈哈,造化可真是会安排啊!这同因师姐和志刚师兄两口子,去趟济南结果暑期票紧哪都去不了了,只能来北京师父这里,看来就是为了配合师父演道而来嘛。志刚师兄一直说自己是个十分执着的人,也想放下执着;而同因师姐可是深刻体验过犯了错还不认错错上加错被造化鞭打的人呐。呵呵。喏,这彩霞磨的门磨了长长了磨的,师父不会是要炫炫神力吧?师母走前撂下一句话,“你慢慢磨,等我下次回来之前磨好就行了。”我听到当时心里咯噔一下,道无虚言呀!这种话师母可不轻易出口啊。我的天呀,这大热天的,蜷在那厕所门口N~天,阿弥陀佛,但愿彩霞能早日敞开心胸放下小我抓住关键领悟恩师的点化!自心打磨到位了门自然就合实到位了!



    咦?我的法宝呢?在这里,在我自心里。呵呵。老贼可以在自心里,法宝也可以在自心里。关键是有真人能打开你的心门。想想看,恩师点化大家,向来都是随手拈来处处是道,一根草一块石头一根筷子一个球,万物在恩师手中都会出彩都会升华,鸡蛋的价值现在比起以前来不知道要高多少倍!多少人因垒鸡蛋受益呀!就我手里这一螺丝刀,竟然和天地造化融在一起,让我们再次领会了道者演道的精妙玄妙,若非恩师“本是万物主人公”的微妙玄通,我们怎能如此轻易地领会天道呢?螺丝刀的故事讲完了,~嗯,也许以后它还会配合道者演绎妙法,我是很期待的哦!不知众位大家意下如何?现在我知道了,大家的意见很重要哦!这螺丝刀的故事是应心容师姐要求所写,哎呀,正好是心容呀,就是扩心包容的嘛,师母早就开示过,人只有一心,非此即彼,小我做功时就不要说我在全心全意利益众生,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小我是自私的。只有放下小我才能真正释放大我,只有舍小家才能利益大家,才能真正担当天下!我渴望早日形成那个理想的良性循环:众力加持我早日去掉累世的不良习气,我还报三界十方芸芸众生一无私无我完全利他的觉悟之心!



感恩恩师慈航老人和一真师母!



感恩随师演道的三界十方芸芸众生!



感恩多年来督促我、鼓励我、助师修理我、打磨我的诸位同修师兄师姐!现在心晓庆可以开心地告诉诸位,您们的功夫没有白费,我一定会修出令您满意的成果!



祈愿众位师兄弟姐妹大家一起携手努力并进,用我们的真心和汗水回答恩师的提问:我们准备好了!请恩师师母检验!



           





开心弟子心晓庆敬书



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

分享 转发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