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论坛

击破傲慢

[ 3170 查看 / 0 回复 ]

    “正身修道不易,定心降魔更难。一朝气贯长虹,才知天外有天。”这首偈语是很多年前恩师写给行一大姐的。不易,不轻易改变。更难,更改困难,破难则易。昨天师父把这句话分别刻在了行一姐、晓庆和我的心里,让我们变成了未来的高人。师言既然是高人,那每人写一篇文章利益大家吧。晓庆写螺丝刀的故事,我写弹力球的故事,至于行一姐的故事,师故意言还不知道让行一姐写什么。我插嘴说让她写如何看透钱中钱的故事。师父说好,行一姐听到师父让她写这个,就提起了她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结果越说越激动,最后在师父师母的点化下,行一姐明白自己的问题所在,愿意去放下。接着师父让行一姐在师母面前发大愿,行一姐带着虔诚而恭敬的心在师母面前发愿:自度度人,自觉觉他。愿一切有情早日离苦得乐自在解脱!师父问我在师母面前发过愿没,我说没有,师父让我同样在师母面前发愿。我发愿:今生一定要大彻大悟,自度度人,自觉觉他,利益众生!晓庆之前在师母面前同样发过愿。师言,形式也很重要,说出来和不说出来是不一样的。在师母面前发过愿后,尤其重视这篇文章,想把文章写好。可是却在不知从何处下笔。根本不知道如何写。因为一心想写好,过二天就要回湖南老家了,回家没时间和心境写了,俗语说趁热打铁。就想走之前一定要写好。我以前犯过师父交代写的文章,没有即时写,最后不了了之的毛病。也是因为弹力球击破了傲慢后,再不愿意带着无所谓的态度去做事情了,所以一心想写好写完。早晨一起来我就在想,可是脑子就是出不来行云流水般的意境。我就想自已为什么写不出来呢?跑去道场想去问师父,但是又感觉这不算什么问题,不好意思问师父。正好丽红在道场做事,我就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丽红说也没有什么事,我走进院子看见还有衣服没有涮,我帮着涮好后,跟丽红说没有事情我就走了。丽红说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姥姥房间的纱门弹簧掉了,让我弄好。丽红没有吃饭,先去吃饭了。我就开始弄弹簧了。我发现原来的弹簧螺丝较短,拧在旧螺丝眼中,由于是旧螺丝眼已经撑大了,固定不住,只要一开门,弹簧一拉伸,弹簧和螺丝就会一起掉下来。我找来了长的螺丝试试行不行。长螺丝比原来的螺丝更长,可以更深的钻在木头里面固定住,即使有外力也不会往外弹出来。由此我想到自己为什么写文章那么难呢?就是因为傲慢之心。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开心文化的书籍,除第一本《开心偈语》之外,其余的书我几乎没有完整读过,平时也很少看。提起此事和古人对比感到无比的惭愧。想想古人深研佛经,精通佛理,而我却对当代佛经一知半解,天天让其他人好好学习开心文化,自己并没有认真的学习,以为自己都知道了,并没有真正的消化吸收,可以说是一知半解,书读千遍,其意自现。我最多读一遍又如何解其意呢?其实说白了就是欠缺耐心往深处钻。只有往深外钻了,定力才会高。定心才能降魔啊。我要改掉此毛病,好好深入地学习,效仿李玄及彩霞抄写开心文化的书籍。想将此感悟讲给师父师母听。师父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正在看晓庆刚写的文章《螺丝刀的故事》。师母坐在沙发上。我和师母讲所发生的事情。讲着讲着就忍不住难过流泪了。平时一般的事情是触动不到我的心的,师母说还真是傲慢呢。师父说过肉里扎了刺会痛,要挑出来也会痛,心中难受是必然的。我和师母说带着能利益大家的心来写此篇文章,但是要下笔时千头万绪,感觉自己并不是真正参透师父说弹力球撞击了我的心灵,让我放下了无形的傲慢。想借此机会来更进一步认识自己的傲慢之处。想到自己跟随恩师10年,大大小小的课听了无数次。刚开始时我还带着欢喜心去听,但是随着听着多了,好多故事以前都听师父讲过,耳熟能详了,不知不觉一听师父讲课就会打磕睡。我知道打磕睡是对佛法的亵渎,因为曾经读过佛陀十大弟子的故事。故事中阿那律因为在佛陀讲法时酣睡,佛陀叱责他。阿那律立誓不再睡眠,因而失明。肉眼虽然看不见了,阿那律依然无怨无悔,继续努力精进,获得了天眼第一。还有西游记中的唐僧在佛说法时打盹,轻慢佛法,被贬下凡。虽然我们不会如同金禅子一样,但是想想古人对待佛法的虔诚和恭敬,我们百分不及其一,再想想自己听法打磕睡是多么的无礼和傲慢啊,自己其实对于佛法并不是十分的尊重和恭敬。打磕睡时的状态是很难受的,想听,但是眼皮不听使唤。恨不得在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去睡又睡不着。如果真的很欢喜那就一定不会打磕睡的,这就是很多人可以整宿的打麻将,可以整宿的玩游戏的原因。听法打磕睡是因为感觉自己听过了,听师父讲过N次了,自以为明白了师父的讲法。现在才明白是没有真正的吃透和消化。如果吃透和消化了,会有一种内在的共鸣,有一种法喜充满的感觉。我体验到了,那是在师言弹力球撞击心灵,放下无形的傲慢之后体会到的。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真正明白师父所说的撞击心灵,但是却能体会到和以往了不同的很多东西。比如以前听师父讲法打磕睡,但是在那之后状况改变了,现在是一种法喜,能体会师父所有的讲法都是在帮助大家洗心补心,有一种无形的能量自动化的清洗身心。你越谦下,受益越多。每次师父在讲完课后都会让大家回去好好努力做功课。努力做功课本身就是一种谦下和虔诚。只有谦下和虔诚,道者的清静法水和无形能量才会不知不觉地渗入到你的心田,不知不觉地净化你的身心。还有感觉比以前静了,做事情轻松简单了。以前同样做事,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感觉好难。因为有无形的傲慢,不愿意谦下的向人请教,即使有人教了,也是带着自我意识在学,并没有完全弄明白,做起来当然难了。现在做事情感觉轻松简单是因为明白自己知道的还很少,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所有的事情你都会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优点,别人做的好的,我们就需要向人学习。带着一种学习的态度,就容易学习到位,自然就简单轻松了。以前我特别喜欢看人的短处,看不到其他人的优点。看不到其他人的优点那怎么可能学习到其他的人的优点呢?现在我在学习如何看其他的人的优点,让他人的优点也变成自己的优点。



师父让我不要想那么多,只管去写就好了。让我用“正身修道不易,定心降魔更难。一朝气贯长虹,才知天外有天。”做为开头。回来后,我耐住性子开始敲击键盘,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写出来了。为什么说耐住性子呢,因为我打字时,打出来的字会乱跑,有时跑到前面,有时跑到后面,总之是乱窜。不能及时打出来就会干扰思绪。并且耳朵耳鸣,老是嗡嗡响。写不下去了,跑去垒了会鸡蛋,垒鸡蛋时心思还停留在写文章上。垒了一会想接着写,耐着性子写着写着就顺了,耳朵响的次数也少了,可见心理还真是会影响生理。


        啰嗦了半天,还没有讲弹力球的故事呢。说弹力球如何击破傲慢的吧。故事发生在师父住的老院。老院是师父曾经接受使命的地方。当年天地让师父接受担当救度众生的使命,师父接受使命时是无比的庄严和肃穆,接受使命后三界共欢庆,当时小狗欢喜跳跃,山前山后的狗齐鸣同欢庆。老院很长时间没有人去住了,今年上半年师父带领大家清理了老院的垃圾,交待我老院整改的方案后就去上海了。因为老院是师父曾经住过的地方,并且是接受使命的地方,我不敢放松,每天都去跟进装修的情况。从吊顶到刮大白,接电,安装太阳能,到卫生间、厨房的装修,在大家共同努力及配合下,老院焕然一新了。现在变成大家训练的场所了。整个过程我参与了,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装修快完工时,师父从上海回来了。师父安排在堂屋装了乒乓球台、桌球台、电视、挂钟等,并且在老院庆祝了光明爷爷七十七岁的寿辰。后来师父让小杜在老宅子的院子中钻了三个洞,用弹力球进洞训练。洞钻好后法明师姐、多语及晓庆就开始训练了。当时大家都说最南边的那颗最难进,为了好排水,南边比北边高,直接往最南边的洞里扔,弹力球就会顺势往北边滚。我当时想不会太难吧,也就没有去训练,而是干一些老院的收尾活。法明师姐是第一个过关的,后来晓庆、多语分别都过了。师父说有人能过关,说明大家都能过。听法明师姐及晓庆、多语分享过关的感受,后来才明白他们之所以能那么快过关,是因为虔诚心和恭敬心都够了。而我因为带着可过可不过的心态也就是无所谓的心态,练习了好几天最南边的那颗就是进不了洞。正因为这样的心态,在练习的过程中,练一会跑去垒鸡蛋,再练一会又跑去打乒乓球。老院的新功课大家纷纷来过关。很多人都过关了,而我却还没有全部过关。有的人扔几次就三颗都过了。其中师父还指点我,站在北边往最南边的洞里丢。北边比南边低。弹力球太灵动了,不好掌控,如果站在北边往最南边的洞里丢,弹力球做爬坡运动,爬坡时力量就慢慢泄掉了,好掌控更容易进洞一些。如果对着洞直线扔,力度过大过小都不行,太大太小都容易顺势往低处的北边滚,必须要恰到好处,力量很不好把握。我把这个方法分享给大家,这样过关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在师父快要去天津之前依然没有过。我在老院时总有同修问我,师姐,你过了没有?我说没有,因为没有对上过关的信号,心中也没有信心,就说过不了就等下次回来过吧。因为过几天就要随师父去天津了。碰巧有次被师父听到了,师父说这种心态肯定过不了,无所谓的心态永远悟不了道。听师父这样讲后我下定决心要在走之前过这一关。我开始了持续不断的练习,由于没有对上过关的信号还是没有过,只剩最后一天了。上午我和晓庆,艳梅三人一起出去办事回来时,艳梅说晚上请吃饭。下午我有意无意地没带手机,后来他们说晚上叫我吃饭,打我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正因为没带手机让我可以安心的一个人训练。练习了几天,弹力球的力度和方向已经把握的很好的,但是就是不进。到吃晚饭了,大家都走了。周磊跑来叫我去吃饭,我说你先回去吃吧,不过关我不吃饭了。因为明天就要走了,东西还没有收拾,时间不多了,下定决心要过关,就顾不上吃饭了。周磊没有回去吃饭,而是帮我捡球。她感觉我很快就可以过关了。有次她激动地喊进了,谁知球居然又跑出来了。心中没有信心,也不知道啥时可以过关,这时天也黑了,我怕孩子饿着,让周磊带着浩浩先回去吃饭。周磊带着浩浩先回去了。训练的过程中,有一种无奈,但是要过关的信念支撑着我坚持了下来。现在院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练了。反复的扔,还是没有进。心里根本不知道啥时能过关,每次扔出去是希望,可是给我的总是失望。我越扔越没信心,越扔越失望,忍不住想哭。这时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的这颗球那么难进呢?别人为什么那么快就过关了?方法我已经掌握了,很多次明明已经进了,为什么又跑出来了呢?难道是我的傲慢吗?想到此我忍不住掉泪了。写到此,回想当时的情景我扔不住抽泣了。无量奶奶看到我练习了一下午,她热好饭菜叫我吃饭。我告诉奶奶我不吃饭了。奶奶叫我多次我都说不吃,后来奶奶急了,说不吃饭咋行,你最起码喝碗汤,你吃了饭就过关了。这时我体会到无量奶奶的关怀,不忍心拂老人的心意,虽然并不想吃饭,还是去喝了一碗汤。喝完汤后立马又去扔了。我突然更清晰自己即使那么准了还没有进去的原因了。是因为自已的傲慢之心。当我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放下傲慢时,一出手,球进了。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一刻感受到了一切都是道化的。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来点化自己的。内境外境本来相应,所有的外境都来源于自心。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外境都是来检验和考察你的。让你起烦恼了正是检验自己不合格的地方,也是自己的执着,我们正好借此来修正自己,我们还要无限地感恩此因缘,那样不知不觉地就将漏洞补上了。

        真的进了,我大声的告诉无量奶奶我进了。奶奶也替我高兴。说真不容易啊,这么大时间的。(方言,意指花了这么长时间)后来我明白由于我在老院付出的多一点,也是到了该提升的点了,自动化的提高难度来提升我。我抓住了此次机会。可见我们在世上的每一滴汗水都不会白流。过关后,我来到西边,看到乒乒球室有人拍乒乓球,我将过关的喜悦分享给大家,大家都很开心。大家继续拍球,我出来正好看到有车过来,我跑到道场门口,刚好遇到师父。师父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走进道场坐在问门石上说,礼拜师父吧,禅师终于要放下他的傲慢了。我顶礼了师父,然后跟师父讲了过关的经过,内心充满了成功的喜悦。

        后来师父讲课说那颗弹力球撞击了我的心灵。我感受到了同以往不一样东西。我以前对很多事情,特别关于修行方面的。得不到做不到的就会说无所谓,我不想要,好象很超越,潇脱。其实不然,是因为自己毅力和努力都不够得不到而嘴上那样说,其实内心还是很想要的。以前我也对师父说过这辈子悟不了道的话,就下辈子吧。现在明白了不是自己真不想悟道,而是耐心到了极限无奈的一种表述。其实这是不实在的。修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彻底觉醒合实吗?真想要悟道就说真想悟道,说不想就表里不一,不是真的实在。就如同农民种庄稼不就是想收获粮食嘛,如果农民说我无所谓,不想收获粮食,你信吗?自从那次过关后,我就下定决心要今生了道,不再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了。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傲慢。这种无形的傲慢其实是对道的虔诚心和恭敬心不够,对佛所说的一切没有产生至信,那就是一种傲慢。无所谓的心态就会如同我过弹力球关时,不能专注去过关,会分心到其他的事情上,不能凝神聚气。不能专注的凝神聚气是无法过关的,越过不了越没有信心,时间长了就会消极懈怠。我们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其实一旦真正专注了,安心了,凝神聚气到一定的点,修行悟道并不会太难的。难的是我们放下自身的傲慢,傲慢其实也是一种小我意识的表现,唯有彻底放下小我,大我才能做功,那时悟道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刚才写到难受时我在内心告诉自己放下所有的傲慢吧。一份傲慢带来两份心酸,在我内心深处~ 再也不想要傲慢了,傲慢只会带来无尽的痛苦和无奈。感恩这颗弹力球击破了如同鸡蛋膜裹着的我的傲慢,感恩师父师母让我写此文,进一步地去击破自己的傲慢,愿我借助这颗弹力球将所有傲慢一一击破,那一天也就是我大彻大悟的那天!即使我真的悟道了,也必须遵循自然的规律,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又算什么呢?山河大地尚属微尘,何况尘中之尘。伟大的释迦牟尼证悟成佛,说法49年,留下佛法僧三宝。在浩渺的宇宙,亘古的历史长河中也是微尘啊,做为我们没有悟道的人,更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傲慢的!放下吧,放下所有的傲慢吧。师言,我前世当过几世禅师,受人顶礼,就放不下自己了,就形成傲慢了。其实最可怕的就是受人顶礼放不下自己,受人顶礼就真的了脱生死了嘛,就真的明晰宇宙人生的真相了吗?有没有,自己心里最清楚。何不放下自己,放下傲慢,去努力找寻人生的终极答案呢?真心祈愿天下的有缘都放下自己的傲慢,认真学习开心文化,为实现世界大同而努力!

        写完以上的文章,因为打字时间太长,眼睛受不了,就稍事休息垒了会鸡蛋。闭着眼睛垒鸡蛋,边垒鸡蛋边想着还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想起师母对我说的,整天挑人毛病,自己还有问题,有时间的话何不醒悟自己呢?正想着,晓庆叫,说师父师母来了。我放下鸡蛋去到晓庆的房间,师父师母坐在晓庆的沙发上,晓庆给师父师母冲泡了咖啡,也给我倒了一杯。我讲到写文章的一些事情,晓庆告诉我说打字时字会跳是因为触摸屏没有锁上,后来花费了晓庆很长时间帮我锁上触摸屏,在此感恩晓庆。后来心志平找丽红来到晓庆的房间,行一姐及行汇都到了晓庆的房间。师父开示说借彩霞的高喊捉老贼,顺势来清理大家心中的老贼。老贼其实也是心魔。心魔是客观存在的,这也是开篇所写的正身修道不易,众生修道不容易啊,当有人向师父述苦时,师父会说不容易啊,内中也有不容改变的双重含义。定心降魔更难,只有定心才能降魔,魔降住了才能变更困难。破难则易了才能气贯长虹,气贯长虹了才知真有天外天啊。师父进一步开示说烦恼绝对不是别人给你的。如果是别人给你的,那一定是可以买卖的。你见过世上有卖烦恼的吗?“烦恼起于自身,莫要怨天尤人。一朝明白事理,天天快乐开心。”愿我们在遇到烦恼时都能提起正念,将不容易变成不容易,转化烦恼,对自己狠点,向自己开炮,我们就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本愿!



空手把犁头步行骑水牛




曾经老禅师愿把傲慢丢








感恩十方三世诸佛!




感恩慈航老人,感恩一真师母!


感恩一切有缘!


愿一切有情早日离苦得乐自在解脱!








弟子心妙因敬书



2018/7/15

分享 转发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
TOP